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车海刚生活在别处

Man is just a reed,but he is a thinking

 
 
 

日志

 
 
关于我

媒体从业者 青岛→上海→北京 一个好玩儿的人 一个童心未泯的人 一个敏感重情义的人 一个经常苛求完美的人 一个爱生活不爱拉芳的人 一个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的人 一个还残存着些许道德感的人 一个没能完全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一个偶尔忧民忧国忧地球的人 一个并非总是文如其人的人 一个尚自由又为之困的人 一个会莫名间哀伤的人 一个有流浪情结的人 一个简单主义的人 一个大致的好人

网易考拉推荐

预算信息公开的重要一步  

2010-04-09 15:31:53|  分类: 大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预算信息公开的重要一步

车海刚

   

    自国土资源部率先在网站发布2010年部门预算信息以来,已有财政部、科技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统计局、审计署、农业部、商务部等多个部委陆续公布了部门预算。这是我国继去年首次公开中央财政预算4张表格、今年将公开范围增加到12张预算表之后,在推进中央财政预算公开方面迈出的又一重要步伐。

    财政预算作为公民对政府的一种特殊信托,理应接受公民的审查和监督;预算信息公开既是公共财政的本质要求,也是推行政府信息公开的重要内容。2008年5月开始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明确规定,财政预算、决算报告属于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重点公开的信息。但在实践过程中,预算信息公开可谓步履艰难,不仅绝大多数政府及其部门未曾主动公开预算信息,即便是面对公民提出的公开预算要求,也鲜有政府及其部门给予积极回应。一个广为媒体报道的例子是:由吴君亮领衔的“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团队,自2008年起先后向十多个部委和十几个城市政府发出公开预算的申请,大都遭到拒绝。直到2009年10月,广州市财政局在网上公布了广州市114个政府部门的预算,预算信息的“铁板”才被撬开。

    新年前后,中央政府层面的预算信息公开逐渐加速:2009年12月,国务院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作落实审议意见的报告时称,将争取再经过两三年的努力,使所有中央部门预算都向社会公开;2010年3月1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预算信息公开工作的指导意见》;3月10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高强在“两会”上表示,全国人大将继续强力推进预算公开,要求凡经人大批准的政府预算都向社会公开,其中包括国务院各部门的预算;3月25日,财政部公布了经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2010年中央财政预算数据,共12张表格;3月30日,国土部成为首个公布部门预算的部委……

    “两会”期间还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政府上网“晒账本”——公示了1月份的公务开支明细表,甚至连“花1.5元购买信纸”也赫然在列,网友称之为“政府全裸第一例”。这说明,从中央到地方再到基层政府,财政信息公开正成为大势所趋。而国务院各部门此次公开预算信息,被认为具有为地方政府树立标杆的意义。       

    但是,从目前来看,各部委公布的预算信息与公众的期待尚有一定距离。比如,许多观察者反映这些“账本”的线条较粗、内容简单,只见“目录”,不见“正文”;还有人认为信息透明度不够,属“选择性公开”,尤其看不到“三公消费”(公车、公款招待、公费旅游)等公众高度关心的信息。对于不同部委公布的预算信息亦评价不一,财政部、科技部的版本被公认为比较细致,有些部委则受到较多批评。

    听到这些质疑之声,或许会有人觉得公众是在吹毛求疵或急于求成。笔者以为,相关政府部门大可不必为此感到委屈。必须承认,无论是较之先进国家的通行做法,还是依据我国的法律法规,我们的预算信息公开都做得有些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高强在评论广州市财政预算公开时就说,“其实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政府早就应该做到这点。”

    如今,预算信息公开的步子终于迈出,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如何让这步伐更快、更稳,更好地朝着广大纳税人乐见的目标前进。毕竟,预算信息公开是政府的法律义务,也是对人民负责的政治义务。

    同时,要更加注重推动和保障预算信息公开的法制建设。《预算法》修订毫无疑问应是一项关键而急迫的工作,实际上也确已提上议事日程。据媒体报道,预算法修订草案将于今年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将有预算公开的规定。此外,保密法、信息公开法等法律的修订或制定,也有必要进一步提速或尽快启动。现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不但位阶较低,而且,该条例虽然把财政信息列为重点公开信息,却又同时设置了保密审查机制。在以往公民申请预算信息公开的过程中,就有很多政府部门以涉密为由拒绝公开的案例。

 

(刊于2010.04.12中央党校《学习时报》)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40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