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车海刚生活在别处

Man is just a reed,but he is a thinking

 
 
 

日志

 
 
关于我

媒体从业者 青岛→上海→北京 一个好玩儿的人 一个童心未泯的人 一个敏感重情义的人 一个经常苛求完美的人 一个爱生活不爱拉芳的人 一个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的人 一个还残存着些许道德感的人 一个没能完全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一个偶尔忧民忧国忧地球的人 一个并非总是文如其人的人 一个尚自由又为之困的人 一个会莫名间哀伤的人 一个有流浪情结的人 一个简单主义的人 一个大致的好人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阿呆阿淘  

2010-01-26 23:34:58|  分类: 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葬了阿呆和阿淘。冻过的土很硬,出了一头汗,才给他俩辟出一小方墓穴。

    这两个本该长寿的家伙,没能熬过几十年来北京最冷的冬天,倒在了2010年新春的门槛前。

    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的。23号晚上,打开纸盒给他们喷水,他们的身体已经僵硬。LP哭了,我却没有泪。

    阿呆是一只多么强壮、多么见多识广的龟啊!2004年的五一,在济青高速的潍坊服务区与我们结缘,被带回北京;当年的十一,我们带着她北上内蒙、西进陕北,行程数千里,她听过壶口瀑布的隆隆水声,见过库布其沙漠的漫漫黄沙,在吕梁山下的无名小河边游过泳……一晃六年,她早已被我们当成家庭的一员。

    阿淘是2005年在回龙观的京客隆超市外买的,当时是为了给阿呆配对,买回来后才发现他比阿呆小了不止一圈,总受阿呆的欺负。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俩到底有没有谈上恋爱。阿淘始终没有建立起像阿呆跟我们那样的亲近感,但比起刚进家门那会儿的畏畏缩缩,他已经不怎么把自己当外人了。

    往年的冬天,阿呆阿淘都是在房间里过的,给他们在盆底放一点水,他们就静静地趴着,不吃不喝,直到来年开春。今年因为有了派派,屋子一下子拥挤许多,又顾不上经常打理,就把他们移到了阳台上。入冬后,我用两个纸箱分别做了两个窝,四周扎上些通气孔,里边铺上、盖上软布,以便他们冬眠,隔几天给他们喷水保湿一次。

    1月初,北京零下十五六度那几天,阿姨仍然整夜开着阳台的窗通风,我发现后大惊,打开箱子查看,还好,阿呆阿淘都有知觉。赶紧给他们加铺、加盖了几层厚布。后来还不放心,又加了一次。但是最近比较忙,喷水保湿不太及时,上次喷水大概是十多天前了。所以,我至今无法判断他们的死是因为那几天的严寒伤了元气,还是近来缺少水分造成的。

    不管怎样,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责。

    那晚,我对LP说,等春天来了再养两只吧,还叫他们阿呆、阿淘。LP说好,可是,阿呆阿淘的生命是他们替代不了的。

    阿呆阿淘不是我们第一次埋葬的小动物。之前还葬过一只松鼠、一只白兔,都葬在院子里的大树下。

    松鼠是七八年前在安贞华联购物时得到的“奖品”,想不明白这家商场为何会拿小动物作奖品。那时还没买车,公交也不方便,我们带着他几经辗转才回到家。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嘿咻”(其实,孤零零地寄人篱下,他哪里有嘿咻的福气啊)。商场附赠的笼子太局促,我便用两个大纸箱为嘿咻搭了窝,上面罩上纱网,两箱之间用盛薯片的长铁筒做成一个通道。

    嘿咻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多久已经没有印象了,只记得他消费掉了大量的花生、瓜子等坚果以及各种豆类。有一次,嘿咻顶开纱网溜了出来,躲在窗帘的顶部,我去逮他时被狠咬一口,连夜打车到医院打疫苗。嘿咻之死也与我的处置不当有关:愚蠢的我给他冲澡,冲完后可能受了凉……

    白兔是前年6月LP查出怀孕前一天,在家门口的楼道上捡到的,后来知道是邻居遗弃了它。本打算找到合适的下家就把他送走,他却在一个夜里莫名地死去(也许是误食了塑料泡沫)。我们还没来得及给他起名。

    经历了这么多生死离别,我是否还有饲养小动物的勇气?有朋友说,对动物最大的尊重就是不养它们做宠物。阿呆、阿淘生前,我曾想过放生,其实我是舍不得的,为此颇有些纠结,了解到巴西龟是外来物种、随意放生会导致生态失衡时,总算有了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有时我还会自我宽慰:遇到像我这样爱动物的人,总好过那些没有责任感的饲主吧。

    事实证明,我辜负了阿呆和阿淘,也未能兑现自己内心的承诺。早几年,我对他们呵护备至,买鱼买虾,时间长了就不怎么上心了——反正乌龟是这么皮实的一种动物。

    我没有意识到,担负一个生命——哪怕再卑微的生命,都是千钧之事。

    我把阿呆、阿淘葬在一棵能从阳台望见的树下,希望他们也能望见曾经住过的家。

    希望他们原谅这个不称职的主人。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